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重发】一个关于赌神Q的故事。(1)

年更成就达成(。ò ∀ ó。)。(记性好的小伙伴估计还能记得我。)我胡汉三又回来啦!高考之前估计不能再更了,高考之后估计能日更到完结,也就五六章。这篇故事是一年前那个:一个关于酷酷的Q的故事。大改来的。
但主题不变,天幕和幽灵党之间的故事,Q与邦德重新互相审视的故事,Q或许没有邦德认为的那么单纯稚嫩,而邦德或许也没有Q所认为的那么老而不中用。ps:作者对赌博一窍不通,过程全程瞎写。以及要对老七道歉,估计智商要强迫下线。
@银萧天
祝食用愉快,也祝我自己考得理想成绩

一个关于赌神Q的故事。(1)

Q有点抓狂。
他刚刚到单位,还没来得及拆开昨天刚到的包裹,几个皮肤粗糙的壮汉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如果可以的话……”Q无声的叹了口气“让我收拾一下东西。”他指了指地上的双肩包。
几个壮汉默许的点了一下头。
军需官看了看一团乱麻的桌面,挑选了几样他认为用得着的小东西,又放进了一点零食,最后又随手把手里的包裹塞了进去。
壮汉们的表情虽然没有一丝变化——良好的职业素养使他们无论遇到怎样的怪胎都能淡定的接受。
但年轻的军需官的行为的确让他们感到诧异。
诧异他的普通。
Q即将去执行一个“大”任务。“绝不仅仅是几十条人命就可以解决的那种。
处理不好还会成为国际事件”这是M的原话。
但年轻人就好像要去徒步一样,拿起他的双肩包,放点零食,饮料,还有送女友的小礼物。
虽然身着西装却一点都没有正式的样子。脚下还踩着匡威鞋。
他理了理头发。
“先生们,我还有一个申请。”军需官像一个学生一样举起一只手。
“我可以乘火车去吗?”
——————
Q有多讨厌邦德,就有多讨厌天空。
真的,他一踏上飞机,血压就开始升高,呼吸急促,随时都有拉来舱门跳出去的冲动。
当然,他不行。
左边一个壮汉,右边一个壮汉。
即使他很瘦,但他也是有厚度的。
他更喘不上气来了。
—————
邦德觉得事情在Q到之前都没那么糟糕。至少他觉得事情还有救。
现在彻底没救了。
Q满脸疲惫的瘫倒在沙发上,很明显被“空运”到俄罗斯的滋味并不好受。
但邦德也感到不好受。
虽然他向总部请求支援,希望一个“会赌博,且背景干净的家伙”来做支援,
但他没想到是Q。
他给自己到了杯酒,试图使自己冷静一下,出于礼貌的,他也为Q到了一杯。
“请给我百事,加冰,谢谢先生。”
Q把自己的脸埋在沙发垫里,头也不抬。
“小孩应该少喝可乐,会骨质疏松,影响骨发育。”
“老年人也应该少喝酒,会影响神经系统,到时候失禁可就不好了。”
Q一脸不爽的从沙发里抬起来。
果然,邦德先生还是很讨厌。
果然自己不应该准备些什么。
“为什么会派你来?”
邦德不打算和Q这么互相臭来臭去。
“你需要我,”Q争取让自己显得拽一点“所以我来了。”
“不,我不需要你。”邦德一点都不含糊,直接了当。
Q抿了抿嘴,然后他瞄到了架子上的纸牌。
他挥了挥手,示意让邦德拿过来。
邦德一脸差异的然后笑了一下,把扑克递给了Q。
“我赢了你去给我叫可乐,加冰。”
Q掏出扑克,洗了洗牌,手法还算熟练。
“玩什么。”邦德拽过一把椅子
“二十一点。”Q夹着一张扑克在眼前一滑而过,做出一个俏皮的表情。
“乐意奉陪。”
——————(不会玩二十一点的作者_(:з」∠)_)

邦德对Q要重新定义一下。
电脑高手,智商极高,情商极低,脾气极臭,小屁孩。
现在要加一条。
老千。
当然,这并不代表邦德承认Q出千要比他高明。
毕竟他自诩MI6赌技第一。
但Q出千的确有方法。
利用思维盲区,和逻辑弱点,配合上细长的手指。
这是一般人所做不到的。
不一样的,骗计。
邦德也差点中招。
但他到底还是避过去了。
Q失望的嘟了嘟嘴。
“合格,”邦德放下牌,起身去叫可乐。“你的确是一个赌场的好搭档。”邦德投去赞许的眼光。
Q开心的扬了扬头。
Q自认为是并不是一个很矜持的人,被人夸了自然很开心,
即便对方是邦德。
“你从哪学的……你知道的……赌博。”邦德把可乐递给Q
“在我接触数学,或者计算机前……”Q喝了一大口冰可乐,那感觉令他愉悦“我常常偷偷跑到孤儿院旁边的那家赌场。是个小赌场,里面乌烟瘴气的那种。”他试图用手比划一下。“那里有个大叔,他是个厉害家伙,他常常跟我说一些赌博心得什么的。哦,对了,他貌似也是俄罗斯人。”Q试图的回想起一些当初的趣事。
而邦德则真的是很惊讶。
Q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瘦弱的程序员,或者更像一个在读大学生,看起来就是那种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标准英国男孩。
他就应该是这样,整个MI6没有人会有异议,谁会想到Q不是从这种环境里走出来的呢。
但他的确不是。
邦德又要更新对Q的标签了。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