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深坑】一个关于赌神Q的故事(2)

哈。想不到吧,就问你怕不怕,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严重ooc了。我想多更点,其实我写了2000多字,Q的神奇童年,但太偏了,就没放。
前篇翻我空间吧(如果有空开电脑,我就把链接补上)
其实我又想开新坑了。因为他发现其实邦德军衔要高于Q的,玩强制命令养成play岂不是很好(误)
错别字有空再校对
如果可以,请拿喜欢砸我,满足废柴的我的虚荣心。万一我一激动把19年的也产出了呢
祝,食用愉快。
---

关于赌神Q的故事(2)

也许是飞机,飞机把Q的全部能量都抽走了,在喝完邦德帮忙点的可乐之后,他在沙发上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恍惚见他又看到了自己的混蛋老爹,混蛋孤儿院老师,拿刀向自己冲过来,打小到大,他也没弄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招这些人恨。
再然后他就醒了。
邦德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在用平板看一些资料。
Q从沙发上坐起来,发现平板里的是自己的档案。
“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可以啊,偷偷摸摸的。”也许是睡的有点恍惚,他拿起空杯子,试图再吸两口可乐
“我说要一个背景干净的人,”邦德叹口气
“认真的?两条人命?外加一个举报拐卖人口的组织。”
“我发誓我只是一个遵纪守法配合警察调查的不幸儿童而已。”Q已经意识到邦德说的那两件事情了。
骗子,外加心机小鬼,需要提防等级高于钱小姐直逼M。
邦德在眼里想象,疯狂更新对Q的标签。
“证人?”邦德挑挑眉,很明显一副不信任的表情。
“好吧好吧,”Q坐到邦德旁边,拿起自己的包,掏出自己的小零食“一杯可乐,给你讲个故事。”
十分钟后,Q吸入一大口可乐表示甚是满意,“就是我爸,一个酒鬼,某一天他彻底疯了,拿着刀要杀我跟我妈。”他又往嘴里塞了口薯片,好似在回忆一件很久远的小事“我妈保护了我,她跟那个疯子搏斗,我躲在壁橱里,等没动静时出去,我妈已经断(和谐)气了,那个疯子还有一口气,要是及时救治的话估计还能活”
“资料上写...失血过多?”邦德又向上翻了两页。
“在警察面前装无辜还是挺容易的,毕竟我当时只有十岁”他嗦了嗦手指“我说我吓傻了,没人会怀疑。第二个就更简单了,收养我的第一个孤儿院,背地里做着未成年人(和谐)xing(和谐)服务,如果我当时不反抗就要被老男人糟蹋啦。”Q叹了口气“第二家孤儿院就好多了,虽然也老被骂...最后上寄宿学校才算彻底解脱。”
“悲催童年...”邦德不小心把新印象说了出来。
“是挺悲催的。放电影里,我这种人不是变态就是大变态,尤其还是高智商”Q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仿佛有点骄傲。
邦德狐疑的看着Q仿佛再说“你不是个变态吧。”很是伤人。
“安啦,我心理测评要比你高的多,”换句话讲:如果我是变态,你就是大变态啦。“不是每个人都被悲催的人生所击倒,你是,我也是,所以咱俩也不是完全没有共同点啦,邦德先生”
邦德,恍惚间想到了维斯帕,M女士,发现自己也是悲催的很。
邦德叹了口气
“没想到你倒是挺坚韧的。一起加油吧任务。”
---
任务开始前,Q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之前带的盒子。
随手递给了邦德。
邦德打开是支钢笔。
“这是什么”其实他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
“爆炸钢笔”Q给他一个超!!!!无趣的回答。
邦德的表情有点微妙。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要很傲娇(笔者,我词穷了)的回复,这只是支普通的签字笔?”
“我发现咱俩真的有点相似的地方,彼此套路都深安。”
“拜托,虽然哦年轻一点,但不代表我很幼稚。邦德姥爷。”
事后,
邦德打开笔盖。
一行漂亮的金字在上面。
“idiot”
好吧,Q真的很幼稚。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