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垃圾如我,写给自己,发完牢骚,日子还得过,不能再消沉了,算是我填坑的决心,打算把之前所有破坑都填了。

这个十八岁,大学的第一年,糟透了,准确讲,我过的很痛苦就是了,一边自我厌烦着,一边变得理性失控。
最糟糕的时候我甚至想,让我结束在这个十八岁好了。
我在一边疯狂暗示自己要自信的情况下,又疯狂的自我否定。
我认定自己客观上是长相得体的,学校虽然不是最好,也不差,学习摸鱼中等也不至于自责,自己服务的活动,辩论比赛,两学期两次比赛,一次全校第一,一次全校第二。
我应该自信。

给自己疯狂暗示。

可是事实是

我从一个极度肥胖的体重瘦下来,每天都在质疑自己,比如前一秒还在肯定自己脸盘大小,下一秒就觉得自己脸大了一圈。今天肯定自己是一个标致的小姑娘,明天就又恍惚间从镜子里看见了臃肿的自己。每天在恍惚与惊吓度过。
这么说吧,瘦下来后,我反而从没安心吃过一顿饭。

学校也好学习也罢,明知道只要自己不是第一就一定有人优于自己。但就是偷偷的羡慕着比我强的,鄙视着比自己差的。

一个卑微又势力的人渣。

关于辩论,我一直处于一种赢了功劳不是我,输了,我一定有责任的尴尬认知。即便我被前辈赏识,被他人认可,被任命下任队长。
到我这里的反馈就先成了,他找不到别人干队长了。他只是在商业吹我。
别人的赏识,我不配。

最痛苦的人,不是深陷迷宫而不自知的人,而是深陷迷宫,知道出路,却走不出去的人。

最后只能归结为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过不去。

形成这种潜意识可能与我小时的校园暴力有关,又或许是与我思考太多有关。

不论如何,都太痛苦了。

以及理性失控。
这可能是我自己造的一个词了。
就是自己理性的过头了。
当然人活着理性点没问题,于人于己都好。
但我已经很就没有对除原生家庭外的情感之外的反馈了。
从友情,到爱情,甚至开始对我所欣赏的虚拟情感都很少有反馈了。
我对他人不喜也不悲。感受不到他人的喜悦,也同情不了他人的悲伤。
打个比方吧,爱情?对于刚刚步入成年的女孩,多少都会有所向往与期盼。
我也有。
但我的潜意识里,要求感情必须等价,以及双方必须公平。
所以是感情都必须是等价的,只有别人出价了,我才能给出同等价值。否则我无法估值。
也就说我无法率先出价,也不想率先出价。
我就也默认,他人是不愿意率先出价。
那,对于双方绝对公平,就是都不去违背双方意愿。
这样,在这个不完整的逻辑,但却成为我挥之不去的潜意识里,爱情就不存在了。

友情也如是。

其实实事是,现实里感情很难等价,也就是我主动对别人好,别人却不一定会对我一样好,反之却,别人主动对我好,我也会还以等价。
妈的,赔了。

而且感情缺失,就是这东西也写不出来,看剧也没劲,萌cp也没动力,反正挺恐怖一个事。

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像之前说的自我厌烦。

垃圾如我,让我结束在十八岁吧。

嘛...嘛...也只是说说。

十八岁还没结束。
发完牢骚,
就接着往前看吧。
我决定把之前的所有破坑都填了。
写文找缺失的情感吧。
吧...吧?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