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利艾】幼崽艾伦的地下街冒险(1)

鸡血产物,年更人群不知道有没有2。
大概就是艾伦被人贩抱到地下街,结果被利威尔他们捡到的故事。设定应该就是艾伦遇到三笠之前,现在很明显没那么强势,还处于,“我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要面对这些。”他的那套战斗,反抗的精神也相当受了老利的影响。
根本目的是想抒情。想写老利对母亲对家庭温柔一面与期待,很明显没抒好。
祝,食用愉快。
----
(1)
艾伦是被法兰横抱回来的,之间的经历还是很曲折的,什么被人贩子偷到地下街啊,法兰恰巧在交易地点(购买扫除工具)办事啊。
法兰了解人口交易。
也知道交易过后,孩子们将面临着什么。
他曾亲眼看着妹妹被绑上那量马车。
但那时法兰躲在草垛中,他连抽泣的胆量都没有。
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
法兰又往艾伦的方向瞧了瞧,叹了口气。
“啊...啊...这样回去会被他骂吧。”
(2)
在回去的路上。
艾伦在法兰的腋下一直在挣扎。
“放开...我!”他使劲的扭动两下,“你快!放开我!我要回家!”
“真是个麻烦的小鬼。”法兰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捡了一个大麻烦回来。
同情心泛滥就是罪。
“这是哪...我要回家!”艾伦有点挣不动了,开始有点失落的申诉。
“你听好!”法兰忽然正色说“这里是地下街,你这种小鬼可能对这里没有概念,到只要知道,如果我放下你,让你在外面待一个晚上...”
艾伦被他的语气吓到了,胆子了一口凉气。
“你会死,死,你总有概念吧。”法兰低头看了看他,给了他一个无奈的微笑。好像他也无能为力一样。
如果你再闹,我就让你去死!
艾伦思索了一下。
“我只是想回家,想我妈妈了。”他感觉自己很委屈了。他只是出门玩,鬼知道会被人抱到这里,刚刚才差点被人卖掉。现在有被人威胁,要丢下他,让他在买面死掉。
委屈坏了,好吗。(இдஇ; )
“嘛...”法兰发出抱歉的声音,刚刚好像吓到他了“如果你听话,我是不会把你丢下的,表现好还会把你送回家”
| ू•ૅω•́)ᵎ“真的!”艾伦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不不,我说的挺好不仅仅只是不哭不闹,还有...”他看了看艾伦,摆出一个为难的表情,又开始自己小声嘟囔
“还是家里的那位最麻烦了...”
(3)
“你捡了个什么东西回来...”利威尔坐在桌子前喝水,红茶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哇,小孩诶!”伊莎贝尔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凑到艾伦面前,艾伦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哦,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ω゚)“我是伊莎贝尔。交个朋友吧。”(*´╰╯`๓)
艾伦从哪里来的,要干什么好像对伊莎贝尔来讲都不太重要,这个姑娘就是有这种无脑的亲和力。
“嗯...一时同情心泛滥的产物...从人贩子里救下来的。”法兰解释到。“看,救都救了,不管他,会死的。”
“...”(눈_눈),利威尔依旧一脸不快。
“...他很乖的,我来的路上也跟他讲了,他挺懂规矩的,让他待两天,过两天,我托人把他送回去。”法兰也是一脸为难呢,很明显,自家的头头不是那种“啊,小孩子吗?没关系,没关系,在家里住两天可以哦。”的人啊。
利威尔走上前去,俯视了一下艾伦。
艾伦也仰视着利威尔。心提到了嗓子眼
“出去...”
艾心凉了半截
“...把他给我洗干净了,再放进来。”
艾伦:(`Δ´)!
伊莎贝尔,法兰:(ΘˍΘ=)
“还有记住,下次要在外面楼梯下把鞋底弄干净了,再进屋。”利威尔依旧一脸不耐烦。“赶紧去弄吧!”
(3)
艾伦在被拎出去“清理干净”的路上,一路无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很清楚的感知到,刚刚俯视他的那个“不高兴”是一个可靠的好人,但那位“不高兴”先生也让艾伦感到彻骨的害怕!
(。•́︿•̀。)比被妈妈揍一顿的时候还要害怕!
一想到要跟这种人生活一段日子,艾伦就感到很失落。
哇!日子一定超级难过的。
“你不用担心哒”伊莎贝尔好像看透了艾伦。“大哥除了对清洁零容忍外,对人还是很包容的”(。・ω・。)ノ伊莎贝尔跟大佬把艾伦送进桶里,打算开始清洁“他只是不太会跟人示好,或者讨人欢喜罢了,不过为人超可靠!”
“啊......咦!你!你扒我裤子干嘛!”艾伦连忙护住自己的裤子,脸红了起来。
“洗澡啊。”伊莎贝尔一脸不解,“不脱光怎么洗澡”
“嘛...嘛...你还是出去吧。”法兰抵住额头“他就算还是个小孩,也是男孩子吧。”
艾伦连忙点点头。
(4)
在洗完澡,穿好衣服之后,艾伦趁两人不注意,还是跑掉了。
他只想去找他妈妈。
一刻也等不了。
想念妈妈做的苹果派,因为他现在饿的不行。
想念家里软软的床,因为他现在困的不行。
想到这里,艾伦忽然想哭,为什么呢,为什么只有他遇到这种倒霉的事,他只是在去找阿尔敏的路上而已,正确的顺序应该是他高高兴兴听完阿尔敏奇奇怪怪的故事,然后被爸爸拽回家,不安分的吃饭睡觉。
为什么他会遇上那些奇怪的人,强制的把他拽去洗澡,人一点也不温柔,水一点也不温暖。
为什么他现在在这种肮脏的地方,只能疯狂的奔跑,找不到出去的路,肚子里也空空如也。
艾伦的脚步慢慢的停下来,他的鼻子开始克制不住的酸起来,站在路的中央,他开始慢慢抽泣。
他不想哭,他不是个柔弱的孩子。
他想哭,他仅仅是个孩子。
他放声大哭出来,努力把这一天的委屈倾泻出来。但是负面情绪,一旦开闸,就像洪水猛兽一样袭了过来。
无助感,与孤单快击垮了这个孩子。
或许逃跑不是一个好主意。
“呜...旺!”
艾伦扭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几只恶犬正盯着他。
艾伦,它们的晚餐。
逃跑,果真不是好主意。
(5)
利威尔是寻着哭声赶来的。
当伊莎贝尔一脸焦急的赶回家,表示小鬼自己逃走了。
“真是麻烦。”利威尔真的是一脸不快
法兰之前不是说那个小鬼很听话吗?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披上外套。他让伊莎贝尔召集周围的同伴,能帮忙的都出去找人。
毕竟,真的放外面,会死的,那种精贵的小东西,跟打小长在地下街的 他们不同,那种在温暖家庭中的成长的小花,是不会明白生的艰难的。
他是不希望小鬼死掉的。
毕竟,法兰将他捡回来了,利威尔就无法直接无视这个小生命的消亡。
他不喜欢死亡,自己也好,他人也好。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小孩的哭声与犬吠声。
利威尔寻声赶过去。
艾伦正在被三只恶犬围住,恶犬们将自己的晚餐逼入角落。
艾伦,慌了,他怕极了,他只能向后躲,也只会向后躲。
身体战栗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恶犬要扑向他了。艾伦只能蒙住自己的眼睛,蜷成一团。
艾伦感觉自己要死了。
奇怪的是,没我痛觉,也没有死亡。
利威尔一只脚把期中一只野狗踢出三米远。
它们向利威尔凶狠发出低声呜咽。
利威尔又做出了一个凶狠的眼神
几只野狗马上灰溜溜的离去了。
“果然啊...”利威尔回头看窝在角落里的小鬼“果然活不下去啊”
“他...们...那么凶,那么强”艾伦的身体还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那你就连反抗都不反抗吗?不尝试去战斗,只有等死吗?”利威尔有点无奈的看着艾伦
“做不到!”艾伦捂住头,又蹲了下去“我只是个小孩,做不到的,反抗也没有意义。”
“如果我当时像你这样,”利威尔强制的把艾伦从地上拖起来“我早就被野狗咬死了。啊...啊...你这又是一身灰。你现在就跟从屎堆里出来一样”他打量着艾伦又一次脏兮兮脸。
“像我这么大的年纪?”
“是啊。”
“怎么可能...”
“不反抗,不战斗,就只有去死了。”利威尔边说着,边从怀里掏出个面包,递给了艾伦。
“可能有点硬,不过我们这里毕竟不是托管所,没有去性格小孩子口味的必要。”
艾伦接过面包,他太饿了,现在这个面包也能让他吃出苹果派的味道。
利威尔就这么,盯着他狼吞虎咽的吃面包。
“为什么要逃走?”利威尔发出了他的疑问,问什么这个多事的小鬼还要逃跑。
“因为想妈妈,想家...”艾伦不敢看“不高兴”先生的眼睛,十分怕“不高兴”先生吃了他。
“你...很想家吗?”
“想...”
“你很喜欢你的母亲吗...”利威尔忽然晃神的问到,又忽然自答“是啊,那个这个岁数的孩子不喜欢母亲呢。”他又苦笑了起来。
“不高兴先生,也很喜欢你的母亲吗?”艾伦脱口而出,又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
一不小心把外号说出去了。完蛋了。
“喜欢啊,”利威尔回头看看艾伦,面无表情的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还有我不是不高兴先生,我还是很能侃的。”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