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00Q】一个关于酷酷的Q的故事(上)

本文因为作者去准备明年的高考啦(事实是被母上强制收走所有电子产品_(•̀ω•́ 」∠)_)所以虽然是短篇,但无限期拖更啦!!!!!!!(保证一年之内会更_(:D)∠)_)

一个自我放飞的渣文(看题目就知道我已经放弃思考了)。供大家娱乐。初衷是想看Q耍帅勇救特工。设定大概是天幕和幽灵党中间的时间(这是我的一个大怨念……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天幕里两人互看不顺眼又超有默契的交方式……我觉得这并不是傲娇,这是两个人的价值观从根本上的不同。而幽灵党直接放弃这个设定,Q完完全全单箭头……中间总得有些事来促进转变,对吧。啊啊啊,想看Q00Q啊!!咦?我好像暴露了什么。)总之,可能人物更去接近天幕里的吧(其实还是ooc……)
————
这是一个互相打脸的文章。Q或许没有邦德认为的那么弱,而邦德也没有Q认为的那么老而不中用。
————
最后提示,Q随手开启赌神技能。

祝,食用愉快。

一个酷酷的Q的故事(上)

“我觉得你应该穿的更正式一点。”邦德看着Q那一身绝望的搭配,匡威,配西装西裤,里面是一只戴眼镜的猫咪衬衫,外面是第一次见面时穿的大外套,松垮垮套在身上。
现在年轻人都这样?
邦德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时尚了。
“咱们不是出来玩的,”邦德还是尝试着把Q拉回‘正道’上。“他们是不会欢迎不衣着正式的人的。”
“这也是没办法,”Q喝了一口茶几上的可乐“今早,我刚到总部就被拽上了来支援你的直升飞机,我连早餐都是在飞机上吃的。”
“你不畏高?”邦德没记错的话上一次来澳门就是钱小姐来送的情报,理由是Q怕坐飞机。
“我不畏高,你听谁说的我畏高?”
“嗯……只是听说你好像不喜欢坐飞机的。”邦德不能把钱小姐供出来,这有违绅士风度。
“这件事啊,”喝完了饮料,Q又从茶几上拿起了苹果“我只是有客机恐惧症……直升飞机什么的到可以接受。”
“客机恐惧症……”邦德头一次听说这种名词。
“我自己创的,这个症状差点让我错过这个工作。”
如果当初不是M慧眼识珠,估计现在在邦德身边的就是那个有轻微哮喘的老头子了。
“我就是恐惧客机……它让我觉得打心底里不安全……或者说……客机失事是逃生的人太少了,而直升机之类的拿起伞包就可以跑。”
“等等,你还会跳伞?”邦德笑了,他觉得年轻的军需官在说大话,虽然军需官在走马上任时还是会有体能训练,但跳伞明显不在范围。
“自己拿书学的,怎么了,我自己还拿书学的游泳。”
邦德下意识的勾起了嘴角,这样了不是太礼貌,但他没办法不笑。
游泳和跳伞这种东西可真的不是光从书本上学来的。
他这一笑被Q捕捉到了。
军需官将这视为一种挑衅。
“你不信?要知道我可和那些苍老的大爷们不一样。”Q指的是前几任Q
“我的学习能力,和行动能力,要强的多,特别是和上了年纪的人比。”
他刻意加重“上了年纪”,他要让特工知道,自己也是‘老年人行列’里的。
“我知道,我知道,小孩子总是喜欢天不怕地不怕,觉得自己最厉害。”邦德也加重了‘小孩子’。
Q虚伪的笑了笑。
邦德也虚伪的笑了笑。
他们的矛盾可能从来没被调节过,从美术馆的第一次见面开始。
————
“所以,他们为什么一定要你来支援。”邦德进去翻了翻衣服,他似乎希望能找适合Q穿的正装,但可能性不大。
年轻的军需官真的是太瘦了。
“如果我不来的话,咱们大概有三种方法结束任务。”
“嗯?”
“第一,我入侵俄罗斯的卫星,通过俄罗斯的那个连上这栋大楼的独立卫星,为你提供目标保险箱的密码。”
“为什么不这么做?”
“如果因为这件事挑起国家之间的争端,咱们俩都吃不上特工这口饭了。”
“美国人……就常常这么做……”
“如果你有什么不满,你可以和M提辞呈,然后到IMF工作。”
“当我没说。”邦德觉得和这个年轻人谈话,一不小心就容易吃一口灰。
“第二个方案,你扛着大约重一顿的保险箱逃跑,并把它带回总部……哦,第三个,是给你一把喷枪,大概烤上三天三夜,也会为保险箱来一个洞,当然前提是你那个有耐心。”
“这根本不是耐心的问题……还有你这冷笑话讲的不错。”不得不说,邦德真的觉得Q身上有一股莫名的冷笑话气质。
————
“你在这里等着,或者去试着混入环境中。”邦德指了指楼下的赌场,大概意思就是,你无聊可以玩两局。
“所以你呢?你打算自己一个人解决掉栋楼里的所有守卫?”
“怎么可能是所有。”邦德笑了“我只不过是去解决掉他们的老大,彩虹。这也是任务之一”很明显,这里的老大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
“彩虹……什么恶心名字……”Q小声吐槽到“不过,这也不容易。”他撇撇嘴。
“等我解决完这边,咱们就一起去拿保险箱里的东西。所以,你在这里等我。”
“可是……”
“怎么了?”
“我并不太会赌博,你要是想让我融入环境的话……有些问题。”
邦德四处扫视了一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一本书。
这是赌场专门为刚刚踏上这条不归路的人所准备的。但已经落灰了,很明显,需要这本书的人并不多。
“你不是很有学习能力吗?”邦德把书交给了Q“自己来吧,聪明的年轻人。”
“那么也请你不要在此次任务中丧生,有经验的老特工。”
邦德笑了,是那种很真诚的笑。
“我觉得有时候和你斗嘴也挺有意思的,我觉得自己能年轻几岁。”
“你是在讽刺我?”
“不,我是在讽刺咱们俩个。”邦德拍了拍Q的肩膀,假如有时间的话,他其实还是很乐意去了解一下这个年轻人的。
“保持联系。”
“保持联系。”
————
说真的Q在赌场里真的是过的有点忘乎所以。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容易就赚到钱的事情!
而在普通赌徒眼里,大概是这样一副画面:
一个穿着打扮十分奇怪的欧洲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本赌场特意印发的赌博入门辅导材料……他还时不时用手比划,似乎在算些什么……
就是这个人,一个一眼就能看穿的门外汉……刚刚赢得了自赌场开业以来最大的赌金。
开什么玩笑!
而Q则真的很开心,因为在区区几盘游戏里,他赢得了将近三十年的猫粮钱,而且还是最好,最贵的那种。
他都恨不得现在就跟M提辞呈。做一个职业赌徒。
至少房贷和猫粮钱不用再担心了。
谁还会稀罕那个没日没夜加班,工资却不那么令人满意,时不时还要和特工斗智斗勇,来一场拼上尊严的斗嘴的破公务员工作。
再见,M!
再见,钱小姐!
再见,坦纳!
哦……还有,
再见,年老体弱的邦德先生!

Q已经在自己的白日梦里自我放飞了。
两分钟后,又恍如在梦中惊醒一般,发现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情了。
忘记和邦德‘保持联系’了。(Σ(っ °Д °;)っ)

————
邦德并不是那种多话的人,在执行任务中则更喜欢沉默,说真的,在没遇到这个‘真-不太会说好话’的年轻军需官前,他在任务中真的不太会说话,只有在寻求帮助的时候才会开开口给总部。直到遇到年轻的军需官,他的日常变成了,发送情求给总部,Q一边接受请求,一边有意无意的损邦德一顿,邦德绝对有意的回礼反讽。
这种类似幼儿园小孩的相处方式,邦德却意外的不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这让刚刚经历了一次‘中年危机’的他,觉得自己也是能和年轻人聊上天……
斗嘴……也勉强算聊天,对吧……现在年轻人不都是你说我一句,我骂你一句,然后大家开开心心去喝酒吗?
所以邦德从内心里默认自家的军需官也并不是真正的讨厌他,他们两个只不过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来联络联络感情。
至少邦德是这么觉得的。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又把注意力拉回到任务上。
他发现这个任务出奇的简单,不要看阵势大,保镖们多半没受过专业的侦查训练,他很轻松的就潜入了他们,一路摸到楼顶。
门口只有四个人。
邦德理了理西装,装作没事人一样走了过去。
当他离保镖身边稍微近一点时,反手一拳解决离自己最近的保镖,再借他的枪解决掉了剩下三个。
一切简单的让邦德感觉恐惧。
但他没办法,此时已经到了房门前,就算里面是炸弹,他也只能一直向前走。
他闯入房间,发现自己的目标保险箱也在那里,这里的老大,彩虹,正一声不吭的坐在那前面,背对着邦德。
“不错的夜晚,哈。”邦德托着枪,一步一步靠近目标。
那男人还是一句话不说,似乎死了一般。
但这是不可能的,除了MI6还会有谁这么想杀他呢,当一个人掌握自己敌人的情报,无论如何,都会努力把他发展成盟友,而非敌人。
而在间谍的世界里,只要组织不同,那就是敌人。
但当邦德靠近男人,并触碰他时,他就那么直挺挺的到了下去。
真的是死人。
不详的气氛笼罩着邦德,他想马上离开,却被人从身后重重击晕。
是刚刚自己在门外打晕的那个保镖。
————
“每个人都有点小爱好,”邦德隐约能听见有人说话。“而我呢……就是Cosplay……各种各样的人,很有趣,不是吗?我曾经扮成过厨子,消防员,警察……当然,我也扮过两天MI6的特工。”
“你?”邦德实在不相信MI6已经被渗透成这样了。
“有什么不可以,这世上有种东西叫做本事,懂吗,本事,邦德先生,只要有本事什么都可以做得到。”说着彩虹又指了指邦德“而此刻你被绑在这里,就是因为没本事。”
邦德此刻并不太想听别人给他讲成功学,他只想把自己的耳机打开,他要给Q传一些话。
还好,这里还有联络信号。
而此刻的Q觉得自己的耳机忽然响了一下。
“我要是你的话,我会努力逃跑的”邦德忽然轻轻笑道。
“什么?”他这一句有点让彩虹摸不到头脑。
“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应该去找救兵的。”邦德努力演的让自己狂傲一点,傻逼一点。
“你再开玩笑吗?还是你吓傻了,传奇特工?”彩虹真的是越来越不懂MI6的套路了。
“我没有。”
————
Q当然知道邦德没有疯。
他这些话是说给Q听的,他让Q逃走,去找人支援。
很明显,邦德并不希望Q此时冒险去救他。
但如果等待增援,邦德的存活率会大大降低。
“这个白痴”Q自己嘴里嘟囔了一句,然后悄无声息的把耳机摘下,踩碎。
跑回他与邦德在楼上的客房,通过基站给钱小姐发送了一条短信。
从抽屉里拿出了邦德备用的枪支。
“冷静点,伙计,冷静点。”Q争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你见过那么多了不起的大人物呢,这场戏你绝对可以完成的很赞。”
他又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再一睁眼,他似乎已经不是那个军需官了。
那个年轻人本就是常常面无表情的仰着下巴,有点谁都看不起的态度。
明亮的眼神在混沌的官场中绝对算得上稀有景色。
这也是邦德最喜欢的地方。
但此刻一切都不同了,他把下巴收了起来,眼皮低了下去,到嘴角却依旧带着笑意,甚至呼吸节奏也要比平常慢了很多。
他从一个浑身散发着不成熟的傲气的科学家,变成了一个商人。
一个穿着匡威鞋,搭配西装与松松垮垮的大外套的年轻的商人。
(Q内心os:好累,好累!装的好累!_(•̀ω•́ 」∠)_)
————
他走出房门,手拿香槟,一言不发,只是向经理举杯示意。
“您有什么需求?”
“我想见你们老板。”
“我就是这里的老板”
“净扯淡。”Q看都不看他一眼。“我是这里赢得奖金最高的赌徒,这样也没有资格吗?”
他打算把自己刚刚获得的名号好好利用一下。
“没有。”
回应的倒是真干脆!
Q心理吐槽。
“这样吧,你就这样和他说,有人在和他谈生意……”
“和他谈生意的人多了,他是不可能一一见面的。”
“……我刚刚赢得的赌金全当是见面礼了……”Q决定忍痛割舍自己那三十年的猫粮钱。
“这个……”
“如果这样还不见面,那只能说你们丧失了一次好机会。”
“什么机会”
“赢的机会。”
经理笑了。
“先知道在赌局中最大的赢家是赌场这一说吗?从这个角度,我们每天都在赢。”
Q忽然真的好后悔刚刚没听邦德的建议。
他真的应该先逃走的。
鬼知道,这么一个经理就那么难缠。
但Q还得继续往下扯。
“如果你们只是想着赢钱,那我也没有找你们的必要了。”
经理的脸色变了,他转过身,去打通小电话。
Q的内心则是有些懵逼的,他到底是说对了什么……
“您跟我这边来。”
————
特工被揍的满脸是血,虚弱的靠在墙边。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彩虹接了一个电话,对他的暴行就停止了。
彩虹开始准备,似乎在等待什么大人物。
但那个‘大人物’的到来,还真是让邦德惊呆了。
是他年轻的军需官。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