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00Q】Re:spectre(9)

本章针灸,邦德大喊告白注意,以及心疼洞洞拐,没给他扎第二针。洞洞拐少女心怕Q不爱他了,以及梦境里的维斯帕友情出镜。

————

关于Q才是怀特先生的孩子,脑洞补全,推荐先看前文。

祝,食用愉快。(错别字待我明天再改)

Re:spectre(9)

“再不醒来,他就要走了哦。”

邦德此刻有种宿醉感,想吐又吐不出。他不情愿的睁开双眼。

是维斯帕。

她正在摆弄邦德的头发,发现后者醒了后,又上去给了他一个香吻。

“想不到你还有赖床的习惯。”

“你死了。”邦德简单粗暴的点明了这点。

“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做梦,”维斯帕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么多年你第一次梦到我。”

“抱歉”

等等,这是梦啊,我干嘛要向她道歉。

“可你心里想到的不是我……”维斯帕上一秒还在窗边,下一秒就已经跑到了邦德的床头。

在她的眼神里,邦德读出了哀怨。

“那我想到的是谁?”

“你自己心里清楚……那个男孩长的真好看。”

“你是说Q?”

“你不敢梦见他”维斯帕自顾自的说着,“你怕你梦见他,而他梦不见的不是你……”

邦德迷糊,他现在在梦中思维多少有些迟钝。

“詹姆斯,他真的爱你吗?”

“我……我……”又是一股晕眩,他的思维真在被驱赶回现实。

————

“肉体折磨都太肤浅了,那些都触及不到灵魂。”弗兰滋的话语传入邦德的耳中。“那些真正的灵魂在他的大脑中,你应该懂的,马诺尔。”

他再次睁开眼,自己已经被绑在一个奇怪的机器上了。Q坐在他对面,弗兰滋在他身旁。

“早上好,Q”邦德自己也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嘴贱到这种地步。

“我现在要做一个人体实验,一个触摸你灵魂的实验。”弗兰滋接过话。

“没有什么比让我听你的唠叨更痛苦的了。”

“只需要做一下小小准备”弗兰滋把椅子划到电脑旁边,输入了几个简单的代码。“先从你的平衡能力开始吧。”

邦德听见了耳边有“嗡嗡”的声音,他通过余光看见了了那是一个告诉旋转的小针头。

出于人对于尖刺物体的排斥,他开始挣扎。针离他越来越近了,恐惧开始在他的身体里快速蔓延。

直到针头真的开始刺入他的脑中。

疼,钻心的疼。他觉得自己要被这疼痛分解了。

来开始发出呻吟,克制不住的呻吟。

冷静点,詹姆斯,冷静下来,想想让你平静,快乐的事。

他看见了M,看见了维斯帕,那些和他有过关联的女人,所有女人都在他身边一闪而过,直到Q的出现,男孩停在了他身边,为他打理了一下领带。

原来自己真的那么在意这个男孩。

邦德冷静了下来,虽然尖锐的疼痛依旧,不过好在他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针头拔出。

邦德虚弱的喘息。

“你为什么要这样。”恍惚中他听见了Q的质问,没有丝毫情绪不温不火。就像一个局外人,好奇故事的缘由。

或许,Q并没有那么重视自己,就像维斯帕所说的那样。

那他最爱谁?弗兰滋?

邦德有些精神恍惚,毕竟刚刚的痛苦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他只是断断续续的听见了弗兰滋向Q解释,他与弗兰滋与弗兰滋父亲的往事。

“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感。”邦德听见弗兰滋说到。

真讽刺。

“所以你把他杀了。”

“因为你这只布谷鸟让我知道了,我父亲必须得死。”弗兰滋一声叹息。

“嘛,下一针,应该是有关记忆的。”弗兰滋跑到邦德跟前,贴在他耳边“你不会认得,那些你珍视的人,包括马诺尔。那些人的脸会一直在你脑海里来回转变。陌生而又熟悉。”

“如果可以……给我一个和他道别的机会。”Q向弗兰滋争夺同意。

“你欠我的,你知道的,你要报恩,而一杯蜂蜜水可不够。”Q又道。

弗兰滋回到Q的身边。

“不行。”

“为什么。”

“你太聪明。”

“别这样,我现在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给的。”Q指了指自己的西装。

“我只是跟他道个别,毕竟……同事一场。”

“同事?邦德先生或许不这么想。”

“……”Q沉默了一会。

“好吧,你去吧。”

Q笑了笑,离开了椅子,走向邦德。

“邦德先生。我……”Q把自己想好的台词一一说出。

“你真的爱我吗?Q?”詹姆斯忽然大喊了出来,像是在大学生,为了追求心仪的姑娘的愚蠢告白。

弗兰滋和Q都是一愣。

他们所认识的詹姆斯不是这样的。那个英国绅士,是不会那么失态的表达情感或者爱意的。

而此刻,他大喊出他心中的疑问。

邦德觉得,这可能是最后了。所以他放弃了矜持,他只希望得到答案。

一个让他安然去死得答案。

Q随口回答“爱过你的人都死了。”

邦德失望的苦笑了一下。或许维斯帕是对的。

Q靠近邦德,抚摸他的脸颊。

“我很高兴,很高兴遇见你做我的同事,你是很好的搭档,虽然重来不还装备。和你上床也是一次美好的经历。”Q用了所有他所能用上的陈词滥调,然后低头吻向邦德。

Q趁机去扯邦德的手表。

邦德明白了什么,帮助Q一起弄下了他的手表。

手表是个小炸弹,差点把这个给忘了。

还是军需官聪明。

按下定时,接下来就是拖住一分钟。

“听着詹姆斯,爱过你的人都死了,跟着你的人几乎没有好下场。”

Q捧住邦德的脸颊。“而且,你极度自恋,做事不计后果,从来不考虑别人的难处。说句实话,你是我见过最恶心的人渣。”邦德确定,Q此刻真的是满脸嫌弃。“不过,哪有能怎么样呢?我还是不希望你忘记我。”说完,他回身把手表从地面划向弗兰滋。

“嘣!”时间刚刚好。

Q跑到电脑边,试图解开邦德身上的锁,忽然大腿部一阵剧痛。

Shit,刚刚的守卫从地上爬起来给了他一枪。

在Q按下最后一个键的同时,邦德从仪器上跳下来,捡起地上的枪,马上向那个守卫反击。

他又马上跑到Q身边,子弹打在他左腿上,Q已经跌坐在地上,他锁着眉毛,发出细微的呻吟。

中枪对于一个内勤来说,还是一件比较可怕的事。

邦德一把抱住Q,带他冲了出去。

他干掉了所有守卫,奔向远处的直升飞机。

“詹姆斯……”因为失血Q的思维有些迟钝。“刚刚你的问题我好像还没有给出正面答案。”

“哦,那么失态的事可不要再提了了。”

“不,詹姆斯……我爱你。”

“我就知道。”

或许,这次维斯帕错了,邦德这样想着。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