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00Q】Re:spectre(7.5)【本章FQ出没注意!!!】

_(:з」∠)_这章纯属交代Q以前的故事,准确来说是他和弗兰滋(对就是那个boss)的故事?

又名:弗兰滋对少年马诺尔的养成?

嗯……貌似被我写成三角恋了,怎么办……

————

本文是关于:如果Q才是怀特先生的孩子会怎样的脑洞补全。建议先食用前文(PS:关于少年Q的那篇脑洞被我回炉从造了……因为发现后期逻辑感人……所以它被无限期搁浅啦╯▂╰)

最后,祝,食用愉快。(以及求勾搭啊啊啊)

Re:spectre(7.5)

关于弗兰兹·奥博豪斯Q并不想主动多说什么。只是在邦德把他的资料送到Q面前时,Q不冷不淡的来了一句“我认得他。”

特工并不表示惊讶,毕竟他父亲曾经是幽灵党的高管,但是他很好奇。

“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这让他不得不好奇,他们在高速行驶的火车上,目的地是幽灵党老巢。

不过,好巧,那里的头目和他以及他的军需官都是熟人。

“他无处不在,他可以是被人同情的病人,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你仁慈的人生导师,而最后他可能只是一个对你见死不救的陌生人。他……真的是无处不在。”

邦德不太理解他话中的含义。

Q叹了口气,

“这是一个很长很啰嗦的故事……你确定要听?”

特工坚定的点点头,自从打败亨克斯的那一夜,他就觉定不错过任何一个了解军需官的机会。

得到人不得到心,可不是他詹姆斯-邦德的风格。

Q似乎看出了邦德的本意

“好吧,我来讲讲,有关我的故事。”

————————

Q,哦不,应该是马诺尔。他在七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弗兰兹·奥博豪斯。

当时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的干着件大事,他正在拆父亲送他的生日礼物,那个玩具火车——用母亲送他的儿童工具包。在当时,对他来说,这可真是件大事了。

忽然他的房门被踹开了。马诺尔吓得把手里的螺丝刀摔在了地上。

他以为自己搞的破坏被父亲发现了。整个人连滚带爬的跑进了衣橱里。

而他并没有听见父亲的责备声。他这才从衣橱里把头探出来。发现怀特怀里的男人。

男人的头部和上半身几乎全是血,双目紧闭着。全身依靠在父亲的怀里。

父亲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到马诺尔的床上。

马诺尔本想提出意见,那是他的床。

怀特却提前开口了。

“这几天和爸爸妈妈睡一起好吗?”怀特并没有往这边看他的目光还是就在受伤男人的身上,但他知道,马诺尔只会蹲在衣橱里。他也知道马诺尔在躲进衣橱之前都会把鞋子留在外面。

踩脏了衣服可不好。

要是往常,他不介意与儿子玩一下“捉迷藏”游戏,让小儿子体会一种胜利感。但今天的情况的确是特殊。

马诺尔从衣橱中出来。小碎步向怀特走去。

怀特拍了拍儿子的肩

“乖,这位叔叔生病了,很重,他需要一张床来休息。”他勉强笑了笑。

马诺尔没有说话,只是马上蹲下,捡起刚刚掉落的螺丝刀。向父母的大房间走去。

其实,他讨厌别人在他的床上。

在失去自己房间的第三天,马诺尔自己又偷偷溜了回去,他实在是太想念自己的床了。

在他进去时,发现男人正在他的床头看书。

巨大的动静也惊动了男人,他抬起头,发现了站在远处的马诺尔。

他合上书,冲着马诺尔笑了笑。

阳光洒在他年轻的脸上,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这种亲切感对小孩子有出奇的吸引力。

马诺尔也不例外,他也是立马跑到床下。

“你……就是马诺尔?”

孩子点了点头。

“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听说你很聪明……”

孩子点了点头。

“……我叫弗兰兹·奥博豪斯,这个你知道吧……”

孩子点了点头。

“……孩子……告诉我你不是个哑巴。”

“刚刚那些问题都不需要用嘴回答呀。”

弗兰兹很欣慰马诺尔真的不是哑巴。

“你什么时候能离开我的床?”

“什么?”

“你现在占用的是我的床……所以你什么时候能离开我的床。”

“对待一个病人这么无情……这可不是一个英国绅士该做的事。”

“随便占据别人的床也不是一个绅士该做的事。”马诺尔学着他的语气,满脸严肃。

弗兰兹被他的表现逗笑了。

“我受伤了,很可怜,一颗子弹卡在了我的左肋上。”他掀开杯子,向马诺尔展示绷带。

马诺尔下一秒就把小手放在了绷带被血染红的地方。

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弗兰滋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马诺尔马上说了一句抱歉收回了手,把手上的血迹往裤子上蹦。

“Hey,boy这可不好。”弗兰滋伸手拿起床头干净的绷带,又拿起马诺尔的手,仔细擦拭。

“你为什么不去医院?”

弗兰滋一愣

“你家人呢?”

弗兰滋放下绷带,沉默了几秒。

“我被抛弃了。”他开始苦笑。

马诺尔看着他的反常表现。

“他们都背叛我!”弗兰滋的语气忽然狠毒了起来。“邦德也好,父亲也好。他们都根本不需要我!”

马诺尔在一旁眨了眨眼睛。

“那么是说你现在需要关照了?”

“什么?”

“我说,不如这样吧,我以后每天都来照顾你,关心你。你就加油让自己早早好起来,然后离开我的床怎么样?”

“到头来,不还是为了你的床……”

“就这样订了!”马诺尔欢快的拍拍手。

“喂……孩子……”

他还什么都没说,马诺尔已经欢快的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他又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个大杯子。

“喏,给。”他递到弗兰滋面前。

“这是什么……蜂蜜?”

“每一次我生病的时候妈妈都给我喝这个,特别好使。”

弗兰滋想告诉他,是因为怀特夫人在蜂蜜里掺了药,他才能好的那么快。

不过他决定不打碎孩子的梦。

他一口气喝完了所有的蜂蜜水。就算他不喜欢甜食。

好甜。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周中,马诺尔每天都会送来他的甜点与弗兰滋分享。

以至于弗兰滋怀疑马诺尔说自己真的没有蛀牙这件事是否属实。

一周之后,马诺尔发现男人不见了,没有在他的床上。

他拽着爸爸的衣角问那个男人的去向。

“他是一只幽灵,”怀特抽了口烟“你根本找不到他。”

——————

他再次与弗兰滋接触是他在初中时期代表英国去参加IMO被淘汰时。(题外话:不要黑英国数学,不要黑英国数学!)

他莫名其妙的收到了弗兰滋的信。

要知道那时他们已经有将近五年没有任何联系了。

上面写了一些很暖心的话,安慰马诺尔,鼓励让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以及为他推荐新的爱好。

“你看看……计算机怎么样……我觉得你应该很会擅长计算机的。你那么聪明,为什么不去研究研究那种东西呢?”

可以说弗兰滋的这一席话改变了马诺尔日后的人生。

他不再是马诺尔,另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陌生的年轻人,Q。

他立马给弗兰滋回信,表示自己愿意去接受那些新兴的玩意,不过自己的老爸可是不会同意的。

因为怀特一直期待自己的儿子能去剑桥学医。

所以与其说要一台IBM的最新个人电脑,他觉得还是冲自己的老爸要一套手术刀来的实在。

然而,在信寄到弗兰滋指定的地点,三天后,马诺尔便又收到了来自匿名地址的包裹。

里面摆放着一台黑色的个人电脑。

里面有一张纸条:IBM算什么,我有更好的,不!是最好的。那去拆:)

“好恶心的笑脸……”马诺尔自己嘀咕着。发现里面还有一本书。

上面详细的写了这台个人电脑的构造,以及功能,并且讲述了如何拆卸。

马诺尔把书翻到封皮,书名就叫:献给马诺尔  作者:弗兰兹·奥博豪斯

以及PS:如果有问题的话请把信寄到:XXX XX XXX,你知道的,我实在不太方便透露自己的坐标。

……这个家伙真的为自己写了一本厚厚的书啊……

在之后的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马诺尔还是会时常收到各种各样的高科技。以及弗兰滋亲自为自己写的那些拆卸“说明书”

而马诺尔也真的会把自己在研究这些电子元件的问题以写信的当时,或者后期,弗兰滋为了他俩能更方便的沟通,特意建了了一个基站。这样马诺尔就能通过电脑把问题发送过去了。

直到有一天,他和弗兰滋的基站再一次消失了,就像他七岁那年的一个早上,明明重伤不能下地的男人,却意外的跑掉了,从此无影无踪。

马诺尔很失落,但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知道与弗兰滋的再次交集也必然会以分离而告终。

因为他父亲曾经说过,那个男人是幽灵。

没有人能和幽灵谈感情做朋友,对吧。

马诺尔这么安慰自己。

——————————

最后,最后的一次,是他在之前与邦德提到过的那次。

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杀人的经历。

其实他说了谎。

当时的屋子里不仅仅只有马诺尔,还有弗兰滋。

不过在整个事件里,弗兰滋只是单纯的做了一个旁观者。

他亲眼看着马诺尔艰难的扣下扳机。

一言未发。

他甚至都没有尝试去解释这个杀手的来历,又或者去洗清自己是这个杀手雇主的嫌疑。

这让马诺尔很心寒。

他在发现杀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向弗兰滋求救。

如果是弗兰滋的话……如果是他的话……或许可以帮我把这个人杀掉。

可是弗兰滋只是冲他笑一笑,再没有别的表示。

马诺尔知道了,弗兰滋不会帮他。

他就像从未认识过马诺尔一样,像一个看戏的人。看着马诺尔与杀手厮杀。

马诺尔从泳池里掏出枪,向杀手开了三枪。

“嘣!”

为什么,我们的感情不是维持了十年吗?

“嘣!”

为什么?不帮助我?

“嘣!”

为什么?来看我杀人?

三枪过后,他把枪撇在了一遍,无力的坐在了水池里面。

弗兰滋起身离开,一个回身都没有。

这就是最后了。

——————

“之后呢?之后你们有没有再见过面?”邦德没想到自己那个老哥在“死后”还和自己的军需官有这么一段传奇的故事。

“没有了。”Q苦笑。“之后我就离开了利物浦,来到帝国理工读大学了。在之后的你也知道了,我进了这该死的六处。”

火车开始鸣笛。

他们到站了。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