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00Q】Re:spectre(7)(有肉渣……大概……)

我真的,真的特别纠结在肉这地方。完知道,我可是发誓永远吃素(误)的人啊╮(╯-╰")╭,在纠结了几个版本,选择了留下肉渣这版,因为写上全肉,自己都烂的没眼看(虽然这也是烂的没眼看。)嘛……总之各位凑活吃吧(以及原谅我这才1700多的短更)以及这章Q酱小帅

——————

文前设定:关于才Q是怀特先生孩子的脑洞补全,建议先看前面。

Re:spectre(7)

亨克斯的到来这让邦德和Q都始料未及。

大汉直接把桌子掀开,一把抓住邦德的脖子。抵在棚顶上。

邦德手里的枪还没有拿稳,朝棚顶胡乱来了几个空枪。

说实话,军需官在此刻危机场面,他的第一反映居然是:“哦,原来邦德先生真的那么矮啊。”的不着边际感慨。

他立马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别显得太业余,马诺尔。

此刻特工先生已经觉得自己要被掐死了。他死命挣扎,却发现自己一点都撼动不了面前的大汉。

Q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量与勇气,他一股脑的,像一只小怪兽一样向亨克斯冲了过去。

他成功了,大汉被他撞到在地。

邦德从房梁上掉了下来,一个劲的咳嗽。

而Q这边,他虽然企图控制住亨克斯,但由于二者体型(觉得亨克斯先生装下两个Q根本是不是问题。)实在差距太大。立马被亨克斯一拳攮向一边。

Q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他忽然间产生了耳鸣,而眼睛也什么都看不清。

这家伙力气可真够大的。

他想再站起来,可试了几次都徒劳无功。

恍惚中他看见邦德被从这个车厢的一边逼到另外一边,再逼到下一个车厢。

特工在这场打斗中可是一点都占不到便宜。邦德很少在打斗中感到这么无力。他随手抄起手边的盘子,向亨克斯砸去,对方硬生生的接下这一击,但这并没有对他造成丝毫困扰。

邦德咽了咽口水,摇一下头。继续向后撤去。他试图通过房梁绕道亨克斯身后去,奈何空间小的出奇,亨克斯一闪身,就用粗壮的手把他拽了下来。

特工马上又迎面给他来了一脚,直踹胸前。亨克斯往后退了几步。邦德见势又上前狠狠勒住他的脖子。

这次之后一定要好好锻炼身体。

邦德是这样想的。

然后他就又被摔了个前趴。

他躲过了对方一脚,却又觉的自己被拽了起来。

一阵猛烈的风让他提起全部警惕。

妈的。

他使出自己全身的力气,来让自己留在车厢内,在这种速度行驶的火车掉出去,那肯定是尸骨无存了。

不知怎的,他从未如此怕死,他忽然间好想活下去,为自己而活,过的认真一点,好好体会人生的美好。

和他的军需官一起。

他真的是对这小伙子无法割舍,他可能是这世界上最能了解,体谅邦德的人了。

“嘣!”

一枪下去出奇的准。邦德跌坐在地上。

Q托着枪,做着随时准备射击的姿势,走了过来。

其实Q是想笑的,因为他实在没见过这么狼狈的007,但由于场合问题他还是憋了回去。

而邦德还有一些没缓过神来。

刚刚要是那一枪歪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呼……你的枪法要比……钱小姐的强。”邦德竖起了拇指。

Q笑了笑,那种自信的笑。转身又去找亨克斯。

忽然!他就被一股巨大的力摔在了墙上。他立马开枪,却只有扣动扳机的声音。

好死不死,偏偏这时候没子弹了。

亨克斯见状,一个反手又掐住了Q的脖子。

Q开始挣扎,他觉得自己的脖子已经被捏断了。他仿佛已经听见骨头“喀嚓”的碎裂声。这让他处于高度恐慌中,挣扎的更加剧烈。

邦德从地上爬起来,立马给了亨克斯一拳。又把他顶到离Q稍微远一些的距离。

Q倒下呼吸这来之不易的氧气。他一边咳嗽,一边发现邦德的计划,利用二者身后的油桶将这个傻大个扔下去。

可惜,邦德没有机会,绕道亨克斯后面去

Q又立马冲了上去。借助房梁一个引体向上,将自己送向高处,一脚直踹亨克斯面门。

Q觉得自己这一招能成功的两大因素,一是要感谢老爹小时候对他的体能训练。二是要感谢,邦德先生和亨克斯的高度差,才以至于没有殃及特工。

Q与亨克斯同时摔在地上。

亨克斯立马爬起来,要好好教训教训军需官。邦德趁机把绳子套在了他头上。

他的手刚刚要触及到是Q,就见Q微笑的对他说“拜拜。”

亨克斯一顿,骂了一句“去他妈的。”

就随着油桶一起摔了出去。

邦德也坐在了地上,刚刚实在是太累人了。而Q则是直接躺在他地板上。

“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他盯着屋顶的灯文邦德。

--------------肉渣分割线---------

他们撞开了屋门。

邦德扯下Q的领带,闻了闻年轻人颈间的香气。亲吻了刚刚打斗留下的淤青。

他觉得自己更爱他的军需官了。

他迫不及待的把军需官压在床上。军需官没有反抗,陷入床中,也开始撕扯邦德的衣服。

他们开始互相挑逗,嘴唇,腿,躯干开始纠缠在一起。二人都发出了沉重的呼吸。

Q的脸色开始渐渐潮红。

邦德开始腰间用力,在床铺上二人开始有规律的上下摆动。

“嗯……啊……”Q在隐忍,这不是他第一次和男人做,但邦德用的力的确太大了。

他们的身上都开始微微出汗。舌头与舌头再次碰撞,说真的Q觉得自己的舌头快要被吸进去了。

下次叫一定要叫特工注意力道。

Q这么想着。

评论(1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