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00Q】Re:spectre(6)

在写后面完全处于懵逼状态,请凑活食用。

惯例文前设定:关于Q才是怀特先生的儿子脑洞补全,建议先看前面,因为我实在不会超级链接,所以点我空间找前文吧。

Re:spectre(6)

Q被敲击声惊醒,睁开眼来,邦德已经在墙上开了一个洞,洞后面是一个密室。

看来找到了。

他爬下床,随着邦德一起进入,他父亲遗留的那间密室。

是一间很简陋的房间,附和他父亲的作风。

右侧的工作板上,贴满了照片,他的照片。

有关他的,马诺尔的从小到大的所有值得纪念的时刻,这上面几乎全有。

从他叼奶嘴开始。

有他和他的第一台电脑的合照,

有他在七岁生日时,将整张脸都摔近蛋糕里的照片。丢死人了。

有他和母亲的最后一张合照。

有他在高中毕业时,代表毕业生演讲的照片。

有他穿博士服,撇帽子的傻里傻气的照片。

还有一张,Q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拍的,应该是在Q工作后,背景是他每天上下班必路过的一家杂货店,当时Q的手里还捧着刚刚收购的一堆零食。

只有一个背影,但可以看出他过的很好。

或许这对怀特来说,这就是最大的欣慰。

军需官知道,他的父亲爱他,比任何人都爱。虽然他最后还是离开了他的父亲,但他能够理解他的父亲。他的父亲那种……偷偷摸摸的……不被认可的……无奈的爱。这点和邦德很像,都是无法去简简单单的表达出爱一个人的态度。所以他也能理解邦德,他能够体会到邦德的无奈。

说到邦德,他扭头看了过去。

特工正在拿着一个小录音带发呆,上面写着‘与维斯帕的对话’。这勾起了他不好的记忆,那个聪明的好姑娘,将自己的美丽永远的留在了威尼斯。

“怎么了?”

“没什么。”邦德把录音带撇到一边。

直径走到了小桌上的电脑。

打开页面。

“那是……坐标。”Q盯着屏幕说

“看来他在寻找某人,而他把这未完成的任务交给我了。”特工耸耸肩,这是个好事,毕竟现在可以不用再像无头苍蝇乱转了。

特工放下电脑,转身去找怀特留下的地图。Q接过电脑,查找里面是否还有别的有用信息。

等等……这是……

Q连忙把脸靠近了屏幕。

没错了,就是这个。

“有什么别的线索吗?”邦德转过身

“没什么,没什么……嗯……你找到咱们下一站目的地了吗?”

“这里,特工挥挥手中的地图。”

“好,很好,我去给M发条信息,告诉咱们下一步的计划。”Q跑到自己的电脑旁。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不不,太有了,这是必须的,只要你我还不想失业的话。”说着他的手快速在键盘上飞舞,几分钟后他合上电脑,向一直在盯着他的特工咧了一下嘴,还故意露出牙。

然而,此刻M的秘密邮箱里并没有来自Q的报告。

此刻,在利物浦,Q出生的那个老房子里,一个基站收到了代码,它将在,十二小时后,自动冻结幽灵党在瑞士银行的大约百分之十的活动资金。

看似不多,但足矣给他们一个致命打击。

它就是一个精密运作的锁链,中间断开,它将再也动不起来了。

“那么……接下来……”

——————————

火车上

邦德把枪放在桌上,向Q那边推去。

“就不用我解释构造了吧……这东西可都是你造的。”

Q瞄了一眼桌上的枪。

“我其实讨厌开枪。”他的确是这样,就算他很热衷于制造那玩意,但他真的是打心里讨厌开枪?

“别这样……”邦德用哄孩子的口吻“开一枪试试”

“万一误伤了你怎么办?”Q还是没有半点要碰枪的意思。

“又不是第一次了。”特工苦笑了一下。“你知道的,那次”

“啊……那次超级特工差点被自己同伙弄死的事件”Q叹了口气。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阵你还没就职。”

“幸亏你没死,你要是死了,那我岂不是加入了一个蠢到自己人都会误杀的特务组织,想想就觉得耻辱。”

“就这么掲人伤疤……好了,现在,我聪明的军需官,试试吧。开枪。”

邦德快没耐心了。真的,他发誓,就算是Q,他不是很喜欢哄着别人玩。

太他妈幼稚了。

Q寻思了一下拿起了枪。

他也知道见好就收,就算他能体会到特工对他本人的‘征服’欲望,但惹怒一个MI6特工绝不是明智之举。

接下来的三十秒内,

Q以熟练的动作,卸下子弹,重新上膛,打了一发空枪。

他对这一切太熟悉了,熟练的不能再熟练。

可在邦德眼里虽然知道他会造枪但不代表他会开枪。

以Q的体格来讲,邦德一开始以为他会因为上膛而苦恼。

不过Q的力气比他预想的要大。

“我讨厌开枪,”Q玩弄这枪

“以前有一人要杀我父亲,他不知道当时我在楼上玩,也不知道我父亲在水池里藏了把PPK”年轻人眼里的光暗了下去一瞬,似乎回想起了不好的往事,但也只有一瞬,他的眼神又立马闪烁出高傲的目光,他刻意往上坐了坐。

“所以,我讨厌枪。”

邦德想起了摩洛哥那晚Q对自己‘biu’的拿一下,忽然觉得心惊肉跳。

搞不好那时他真的会开枪啊……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跳过近身格斗练习之类的了。”

“我觉得可以。”军需官觉得自己此刻神气极了。

————————

邦德整理了一下西装,坐在了位子上。

虽然说大决战在即,但今朝有酒今朝醉,所以他还是邀请Q来这里享受晚餐。

外加这次是他替Q选择的正装,希望那小伙子会喜欢。

好吧,得承认,此刻邦德真的很期待看见Q穿上,自己选择的衣服。

一定比他的糟糕搭配棒极了。特工想。

他的军需官出来了。

其实Q并不太习惯Tom Ford的西装,假如有时间的话,他一定会去裁缝店专门订一套西装的。不过既然邦德已经送过来了,那就凑活一下吧。

款式应该不是最新的……其实Q也分不清到底是不是新的款式,毕竟在他的眼里,西装的样式也都差不多。

这是一套纯珍珠黑的短款西装,衬衫也是黑色的。

Q挑了挑眉,这种色调他很少挑战。他的西装多少都是偏淡色的。

还附带了一个纯金的“Q”字母领带夹。

他从那弄来的这东西?

算了。

他摘下了眼镜,其实他并不是太近视,他的眼镜几乎是个平镜,无非是打扮一种适合自己工作的装扮的必需品。

此刻他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笑了。帅气!

邦德起身“这身衣服适合你多了,”替Q担了担肩上的灰“等回伦敦,我再教你一些搭配衣服的技巧。”他有坐回了Q的对面。

“我的品味不至于那么差吧。”

“简直是噩梦,你懂吗?”

Q努了努嘴

“请问先生你要什么。”

“一杯巧克力奶昔”Q答道

“有点不符合场合。”

“我不会再像上次喝酒误事了”Q翘起退。

“好吧……那……我来一个草莓味的吧,相比于巧克力,我更喜欢草莓。”

换作Q拿差异的眼神看着他了。

“我也不想因喝酒误事。”特工学着刚刚军需官的表情与口吻。

………………

“说句实话,詹姆斯”Q吸了一口自己的奶昔“那么多职业,我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杀手。”

“不当杀手,就要去当神父,没得选。”

“不不不,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我或许是选项太少了点。”

“那么……假如你不当杀手。你会干什么。”

邦德挠挠头,他从未考虑过这种情况。

“我……没有考虑过这些。也不需要……那你呢,你又为什么当军需官的……”

“那可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听听也无妨。”

“嗯……我……等等。”他盯着酒杯里的人影。

是亨克斯,妈的。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