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00Q】Re:spectre(5)

拖了将近有一周没更了_(:з」∠)_,不过还好,文冷的好处就是,愿意啥时候更,就啥时候更ԅ(¯ㅂ¯ԅ)。

以及,摩洛哥让Q酱卖把好萌。

——————

惯例文前设定:关于Q才是怀特先生的儿子脑洞补全,建议先看前面,因为我实在不会超级链接,所以点我空间找前文吧。

最后,祝,食用愉快。

Re:spectre(5)

Q躺在雪地里喘着粗气,虽然刚刚他玩的很刺激,但也的确把他累坏了。

“007,你说的对,飙车实在是太刺激了。”

“或许……”邦德挑挑眉“那么接下来你想该怎么办?”

“什么?”

“我是说,你可以把美国人的坐标和你爹给你的代码给我,然后自己回伦敦,M那边有你的帮助应该会好过很多。”在与钱小姐的通话中,他了解到了伦敦那头的形式貌似也并不好。准确的来说是非常不好,什么九只眼计划,什么C部门。

堂堂MI6,大英帝国王牌情报部门,现在居然面临被取缔的危险。

而他也面临着,不能再拿公款潇洒的问题。

真是头疼啊。

“你嫌我拖后腿了。”Q扭过头,眼神充满哀怨。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邦德连忙摆手“我只觉得M也需要支援。”

“他那边有钱小姐和坦纳”Q从雪地上爬起来,“那边是政治斗争,我帮不上多少忙的”

“我答应过他要保护你的安全。”

“拜托,我至少要知道我父亲到底面对了些什么。”

Q忽然认真了起来,虽然平时他也挺认真的。但此刻是属于成熟男人的冷静,这和邦德眼里的小小军需官可不一样。

或许,自己根本不怎么了解眼前的男孩。邦德想。

“好吧,就是这样,不过我们要坐飞机去。”

“……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抱歉,真的没有了。”詹姆斯松开手“我们赶时间宝贝。以及……”

“什么”

“你父亲给你的代码,你在手里吗?”

“等等,什么?”Q的表现出乎邦德意料。

“代码,一个冻结资金的东西,我刚刚没有跟你说吗。”

“我刚刚只告诉了我父亲的死讯,然后那个该死的大块头就冲了进来……”

“那个代码,他应该给了你的,让你保命的东西。”特工也觉得纳闷。

“……别这么看我,我根本没听过那玩意好么。”Q耸耸肩。

“你再仔细想想,他最近有没有再给你发过邮件或者别的什么的。”

“在我进MI6后……”Q叹了口气“他就几乎和我断去联系了,他也不想拖累我。”

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007,那个代码很重要吗?”

邦德挑了挑眉,好像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串密码而已,可以重创幽灵党。”他拍了拍Q的肩“并不能起决定性作用。你父亲用它,是来保你的命的。他认为以你的聪明才智,有那个为筹码,足够逃脱幽灵党的追杀了。”

也就是说刚刚亨克斯也有可能是冲着Q手里的代码来的……

邦德皱了皱眉,这代码在Q手里的消息一泄露,对他们也不利。

“但……但……他真的什么都没给我。”

“那好,就这样吧”特工向有些沮丧的军需官露出独有的微笑“我们先去美国人,代码的是咱们在从长计议。行吧,Q先生。”

————摩洛哥————

Q在前面背着电脑包走的轻车熟路。

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令Q苦不堪言’的飞行后,他们落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采购一些东西。

Q重新配了一个顺手的电脑。虽然跟以前的那台没法比,但攻击几个军用防火墙,应该问题不大。

以及他们从新买了几件应摩洛哥当地气候的衣服。

詹姆斯依旧是绅士标准搭配,就算在烈日炎炎的摩洛哥,他也不会随便做出有违自己品味的事。

令007意外的是,Q选择了格子衬衫,和八分短裤。

他给出的理由是,这地方热的,让我有直接脱光的冲动,虽然那并不能起到太大作用。

所以此刻的Q不仅套上了八分裤,衬衫的袖子也已经被他撸的不能在往上撸上去了。

有空要好好教他什么叫‘注意形象’这几个字,特工绝望的想。

忽然Q停下了脚步。

邦德抬头一看,美国人旅馆。

看来他们到了。

“我预订了一套房间,我姓斯旺。”

柜台服务人员把单子递到Q的面前,邦德看见年轻人把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

马诺尔.斯旺

特工发现,这是他第一次知道这个与他朝夕相处的军需官的真实姓名。

他忽然有点惭愧,他真的对他的军需官一无所知。

进了房间,Q露出了一种很怀念的眼神。直接走到到了阳台边。摩洛哥的太阳永远是格外的好,此刻,照在年轻人的脸上,足以让邦德忽视他那一身不检点的着装。

“我父母是在这里认识的,他们每年都会回来纪念,后来有了我就带我一起来,就算之后离婚了,父亲每年也会自己一个人来。”

阳光晃的,邦德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道他的军需官是否笑了。

“等等,你父母很早就离婚了?”

“嗯。怎么了?”

“那可真遗憾……”

——————————————

在听完邦德的叙述后,Q什么也没说,只是从邦德的背包里掏出啤酒来,自己一个人躲到了阳台。

妈的,那老东西骗了自己那么久。

他本来以为母亲是离婚和别的男人跑了。

死了快十多年了,自己儿子都不知道。

可怜的老妈。

想到这些,他直接坐在了阳台边,又灌了口酒。

邦德那边,已经快把房子拆了。

虽然没有太大收获,但还拆出个陈酿,运气不错。

“属于你的财产”邦德摇了摇手里的酒瓶“来点吗。”

“不要”,马诺尔示意特工自己手里有酒“这个就够了。”

“嗯……不知道说出来合不合适,不过……你现在的样子要是让M他们看见的话,说不定会让他们吓一跳。”

马诺尔回头望向他,

“我以前可不是Q”

“那是谁”

“马诺尔。”

“马诺尔又是什么样子的。”

“嗯……或许,就是这个样子的。”马诺尔指了指自己。

Q一口气解决了,四瓶。

邦德没想到的军需官那么海量。

在雪地飙车与喝酒这件事,邦德体会到了,‘文职人员要是撒起野来,也是不好惹’这个结论。

不过,年轻人也是有些醉意了。

他有些昏昏欲睡。

邦德把他扶起来。他有些站不稳,邦德揽住他的后腰,抱住他。

“被动我!”Q推开他的手。

“如果你觉得我现在会上你的床……那……你就错了。”Q撅起嘴故意夸张表情,指着邦德的脸“我知道,你和男人也搞,我也是。”

邦德笑了,笑的很宠溺,可能是他被Q此刻的状态逗到了。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Q又把邦德推开,而自己也顺势到在床上。“……你来守夜……就……像你擅长的那样。”他爬起来跪在床上。拉开帘子。

“如果……如果,你敢靠近我一步,我就……杀了你!”说完做出一个手枪的手势“biu!”

“我相信,你会的。”邦德强忍住自己没笑出声。

“知道就好。”Q又倒了下去。

特工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看啊,有两你,两个詹姆斯。我可真幸运。”看来Q的确是醉了。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一行眼泪从他脸颊滑落。

“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他的声音很轻。“敬杀手,敬骗子。敬杀手,敬骗子。敬杀手,敬骗子。敬杀……”他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直到被均匀的呼吸声代替。

————————————

在摩洛哥的这种地方,待在一个没有空调的房间真是难熬。

邦德浑身是汗坐在椅子上,而Q早就已经不知道坐了几个梦了。

一只老鼠从特工面前穿过。

特工举起枪。

“你是谁,你再为谁工作。”他指着老鼠,本不指望被回答。

但小老鼠立马跑回了它的洞中。

中头奖了,他想。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