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00Q】Re:spectre(2)

我真是勤奋_(:з」∠)_,因为下周要考试啊(高二狗伤不起。),所以估计也就周五周四能更出两千字,三千字左右的了。

其实我这人超懒的_(:з」∠)_。以及自己好久不写文了,这忽变的文风请谅解。

还有啊,就是求基友,求勾搭啊,爬。

————————

惯例文前设定:关于如果Q才是怀特先生的孩子会怎样的脑洞。

加了除电影之外的剧情,推荐先看(1)【那个抱歉实在不会在app上弄超级连接,有兴趣的话,点我空间找前面章节好了】

————————

Re:spectre(2)

邦德没想到Q会来奥地利找他——他的小军需官本应该在伦敦宅到地老天荒的。

而Q给出的解释是“你要是再不回去,我就要被M挂上圣诞树了。”可见这家伙在‘留在伦敦有被M毙了的生命危险’和‘出远门要坐飞机’之间做了慎重的抉择。最后选择了后者。

其实这让邦德省去很多麻烦,毕竟不用再回一趟伦敦,省很多时间。

不过也带来了一个麻烦,他不得不更早的告诉Q,

他的父亲自尽了。

在去与Q会合的路上,特工费尽心思想找一个委婉的说法,告诉Q。可他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他们父子关系是如何。

虽然怀特拼命想保全Q,但他并不知道Q是怎么想的。

万一他很苦恼有一个这样的父亲怎么办。

又万一他们父子感情意外的好的要命怎么办。

那样邦德更为难了。

这令邦德感到意外,他没想到他那么在意他的军需官的感情。

他不希望Q悲伤,打心底这么想。

但最后邦德选择直接告诉Q这个事实,就像平常他告诉Q,他又弄坏了Q部门为他精心准备的武器一样。

没有愧疚,也没有安慰。

邦德相信,长痛不入短痛。凡事达到顶峰就自然会走下坡路,痛苦也一样。(借用了三叔的话。)况且邦德现在需要Q马上达到最好状态,带着他去找美国人。

而Q也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邦德告知那男人死了。

他原本来奥地利的第一目的是想先把邦德拽回去。

他原本打算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去看一眼那男人的。

消息虽然突然,但邦德很欣慰的没有看见Q过激的情绪表现。

他很平静,比平常邦德又弄坏他武器时还平静。

但那份平静并不代表冷漠。

他先是发了会呆,望向地板。特工并不知道他的眼神落在了那个角落,但他知道,他的军需官的灵魂还就在体内。

“痛苦吗?”Q忽然开口

“一枪毙命,不能太痛苦。”

特工用自己常年的经验来回答自己的军需官。

“……是吗……嗯……”

“如果你想要悲伤的话,我可以允许你哭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我说正事。”邦德是认真的,他现在虽然真的很急,但也不能看着他的小小军需官把苦闷曳在心里。

Q笑了,那种独属于这年轻人的笑,沉稳,理智,却又如沐春风。

“我知道他会死于非命,这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做好觉悟了。”他摘下眼镜,透出一种邦德在Q身上从未见过的疲惫。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他会活到这么久的。我以为他活不过我的成人礼,但在我成人礼那天他来了,风尘仆仆,脸上还带着伤。”

邦德坐到了和Q同一张床上。

年轻人在沉思往事,他则揽过年轻人的肩膀,与自己的肩膀紧紧相靠。

他要告诉Q,他与他同在。

“他是爱你的。”在一阵沉默后,邦德开口。

不过在说出口之后,我们的特工先生就后悔了。

太他妈的矫情了。

“我知道……”Q似乎并不介意这份矫情“但我好像没有像他爱我一样那么爱他。”

“额……那么……好了!悲伤的二十分钟到了,我要说正事了。”邦德看了下表,觉得自己被拯救了,真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Q这句话。

特工起身把眼镜递给Q。

Q也揉了揉眼睛,那份精气神又回到了他身上。

整个房间好像根本没有经过刚才的二十分钟一样。

“你现在帮我把这个分析一下吧。”007把获得的戒指丢给了Q

Q拿着它,皱了皱眉。

“你知道它属于那个组织吗?”

“Spectre,我也只知道个名字而已。毕竟,我父亲为他们工作”说着他把戒指放在了电脑的输入部位,电脑开始运作。

“那美国人呢,你知道谁是美国人。”

“……什么?”

“美!国!人!”特工刻意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而且放大了声音。

“好了,好了。我又不聋。”Q搓着自己的耳朵。

天知道原来007也是可以这么大声说话的,他以为他们的明星特工会一直绅士下去。

“那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地名。坐落在摩洛哥。那地方……”

‘滴’

电脑完成了它的工作。

Q马上又扭身去输入程序。

“客房服务。”门外传来了声音。

特工皱了皱眉。

“是我点的,巧克力奶昔和消化酶奶昔。”Q忙于手中的电脑,头也不抬。

“我不愿意吃巧克力。”

“不,巧克力是我的消化酶那个才是你的。”

我们的特工一边走向门一边在心里默念:巧克力吃多会胖的,会胖的,过三十岁以后肯定会胖。

他打开了门

“是您点的巧克力奶昔和消化酶奶昔吗?”侍女小姐小心意义的问。

面前的男人露出标准的微笑。

“巧克力是,消化酶不是。”

“但是……先生……”

‘哗啦’一声,侍女连手里的盘子一起被打翻在地。

“恭喜你,邦德先生。”Q的声音这时也从屋里传来。

“这次你……中头……奖了……”Q听见了声响,起身去看邦德。

亨克斯正站在门外。

糟了,Q想。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