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然

00Q| 特工组联动|特工组所有|
心头好。
欧美圈多少都看点。随性更文。年更人群。 虽然略显丧气,但人还是在努力着的。
一直单机,你们能不能来找我玩玩?

【00Q】Re:spectre(1)

之前的那个如果Q是怀特先生的孩子会怎样的脑洞
http://lixiaoran19991024.lofter.com/post/1d25151f_9141f7a

抱歉Q最后才出场。以及我新加了剧情就是类似(怀特先生手里掌握冻结幽灵党资金的代码。不过代码现在Q手里类似这样的)

祝,食用愉快

——————奥地利——————

“好吧,咱们再从头开始”邦德深吸一口气,虽然干着杀人的勾当,但他还是选择对一个将死之人温柔点。

“为什么他们还要追杀你,”他看向怀特先生,既然组织已经往他的手机里放了放射性元素,让他自生自灭就好了。

可为什么又要大费周章的派人来杀他?

“你明明活不久了。”

怀特不屑的笑了,“你难道猜不到吗”

“……”

邦德沉默了,他当然能猜到,不过他更想从怀特口里得到证实。

“你拿了他们的东西。而且还很重要。”

“一个代码而已,”怀特先生忽然笑了,“不过可以让他们的百分之五的作用资金成为死账。冻死在苏黎世银行里。”

“所以他们需要那个代码。其实那些来杀你的人,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从你这里逼问出代码。”

“聪明。”

“但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发那条代码。现在的你可以说是朝不虑夕了,如果这是打算报复你组织的手段,那你早就该动手了。”

怀特一愣,

“你是为了保命。”邦德道

怀特笑了

“邦德先生那可是,一个索命的东西。指望拿它保命,除非疯了。”

“但它也是个保命的东西,只要那东西在被找到之前,是没有人会杀持有者的。那是一个筹码。”

“哈哈哈,”怀特笑了,但邦德觉得他好像在哭。“那他们又为什么要先杀我。”他指了指自己已经快被针眼扎漏的手。

他就是这么才活到现在的。

“因为他们在‘杀’你时,他们并不知道你做了这个手脚。”邦德耸耸肩“都说了你这是保命用的最后保险,怎么能让他们先知道。”

“就算你说的都对……那代码交上去后呢,不还是要死”怀特有点绝望了,但他还要做最后一丝挣扎。

决不能让他的身份暴露。

“这就是我所好奇的,”邦德把手支在了桌子上。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你确信,一定有能凭借那一个筹码就能脱身的能力。”

“我保的是自己的命!”怀特崩溃了,邦德全猜出来了,再这样下去,他马上就能得到马诺尔的身份了。

他决不能让邦德知道。

这是他能为马诺尔做的最后的事了。

“因为你快死了!怀特先生。”特工也把自己的耐心耗尽。

“你到底要庇护谁?……你妻子?”

“我妻子?哈哈……她很早就去世了。”

“你女儿?”

“……”

“你儿子。”

怀特慌张了三分,但又马上回归镇静。不过特工看见了。

“告诉我他在哪。”

“不不不不,他可比我聪明多了,他比任何人都聪明,他有能力脱险。”

“如果他没有呢。”

“他不会……”

“他会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你的组织不会放过他的。”

邦德曾亲手救下死去了丈夫的露西亚。他们的逻辑很简单‘你丈夫死了,你也就没有留下的价值了。’

这是一个功臣妻子的最后下场。

更何况怀特是一个叛徒。

他儿子要是落在组织手里,会死的更惨。

所以怀特想要拼命的保护他。

“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我就答应你保护他。”

“一个杀手的话也能信?”

邦德掏出枪,通过桌子推给了怀特。

“言出必行”

怀特费力的把枪上膛。

然后他笑了,并不绝望,也不喜悦,只是一种动作,不带有情感。

“邦德先生,你很聪明,眼光很远但为什么不肯看看你的周围呢?去吧,去看看你的周围,就从……你的军需部开始吧。找到他,让他带你找到美国人。那里有你需要的一切。”

邦德被他说的有些迷茫。

他忽然担心起来。

不知怎么的,他从怀特的脸上看见了他的小小军需官的影子。

不会吧……

“邦德先生,你现在就像一个风筝,一个在飓风中飞舞的风筝。”

两行泪从怀特脸颊划过。

真想在死之前见一下那小子啊。

他拿起了枪。

………………

邦德从怀特的钱包里搜出了张照片。

照片里年轻的怀特正在和一个七八岁的少年拆一个老式笔记本。

真的是在拆。

可以看见很多零件已经碎了。

不过男孩还在继续。

“这可不像他。”邦德说着把照片揣进了兜里。

没错,

是他的小小军需官。

可以确定的是,他现在有麻烦了。

邦德需要马上找到他。那个弱不禁风的男孩可真的对不付不了那群恶徒。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

“喂……”

“邦德先生我没记错的话,我说过你那跟踪器只能失效48小时。对吧。”

充满怨气却又格外好听的声音。

是Q






评论(13)

热度(71)